Home
Links
Contact
About us
Impressum
Site Map?


Afrikaans?
عربي
Bahasa Indones.
Deutsch
English
Français
Hausa/هَوُسَا
עברית
O‘zbek
Peul?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தமிழ்
Türkçe
Yorùbá
中文



Home (Old)
Content (Old)


Indonesian (Old)
English (Old)
German (Old)
Russian (Old)

Home -- Chinese -- 09. Comparisons -- 1.03 The Test Report

Previous part -- Next part

09.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对比系列
Comparisosns 1 - 福音五问古兰经

1.03 - “车”检报告



将约翰福音3章16节的电极一一装到《古兰经》这部“车”上检验后,我们现在呈出一份简洁的检验报告。有3个要点浮现出来。

1.03.1 - 伊斯兰教是反圣经的灵

穆斯林作证说,摩西五经(讨拉诗),福音书(引支勒)和古兰经都是安拉口传的无误降示(筵席5:44-50),但紧接着就说犹太人藏匿了,修改甚至篡改了他们自己的经书(黄牛2:40-42,75,79,140-141; 仪姆兰的家属3:71,78;妇女4:46;筵席5:13)。古兰经同样指控基督徒忘却了他们所受的启示(筵席5:14)。其后,又说犹太人和基督徒在他们各自的经书里故意漏去了关于穆罕默德的应许—他可是先知中最大的啊。最后,就成了凡是在讨拉诗和引支勒中与古兰经相悖的,都一定是从原本的启示中被篡改了。这就是为何穆斯林中没人敢信任圣经内容,因为他怕受到所谓篡改后错误经文的误导。他甚至会为犹太人和基督徒难过--因为他们是被伪经和传说蒙骗了。

穆斯林对圣经的质疑通常会使人感到,对真理的衡量标准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破败了,更不用谈一个大谎话怎会恶人先告状地对神真实的启示杀个回马枪。世世代代的信徒一丝不苟,凭着良心做了科学又可靠的详细考察(路加福音1:1-4),为要完成一部完整,准确的圣经。但穆斯林对此可能并不知晓。至今在图书馆和博物馆里,仍然有1500件圣经原件,原文片段和完整章节保存完好。对比起来,最早的9部古兰经原件已经在哈里法欧斯曼(公元651-652在位)时期被焚毁了,烧毁的原因更令人吃惊—在穆斯林之间已经因为各种古兰经版本的完全抵触而造成了极大的分裂。今天存留的古兰经实质是哈里法欧斯曼编撰的,而不是穆罕默德的原版古兰经!

在伊斯兰教中没有福音书中那样的真理的圣灵(约翰福音14::1;15:26;16:13)。根据沙里亚法(中文译为“法规”)规定,在四种情形下撒谎是合法的:第一,在圣战中撒谎;第二,当两个仇敌重聚时;第三,人对妻子撒谎;第四,妻子对丈夫撒谎。

诡诈欺骗的灵,就这样在穆斯林对待非穆斯林时大展身手。穆罕默德多次强调说,圣战不过就是对伊斯兰的敌人用尽一切诡诈和欺骗。这个事实是任何人在与穆斯林的谈话之前,都必须了解认识清楚的。他们的真实动机往往与口头宣称相去甚远。许多的回教神学家都早早地学会了,把欧美人通常喜欢听的悦耳话挂在嘴边,声称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但其实,有个明摆着的事实,就是过去25年内的战争,有一半是回教国家发起的。沙里亚法将世界分为“异教徒国家”(House of War,战乱之家)和“回教国家”(House of Peace,和平之家)。凡在伊斯兰法统治之地,就必有伊斯兰的和平得到建立。但凡是沙里亚法没有管辖到的国家,都应当被拿下。

伊斯兰教的护教者其后曾声称,伊斯兰教其实传的是一个更平等公正,福利完善的社会。但事实却是,穆斯林国家里的采油国位列世上最富有的国家之列,而至少又有10个回教国家在世界最贫困之列。即便在沙特阿拉伯,也有人连肉食都买不起。

若不对穆斯林的声称加以慎思明辨,我们会一直上这类诱骗的钩。没有错,神的爱是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的(哥林多前书13:7),然而耶稣也教训我们,要温柔驯良如鸽子,又要灵巧像蛇(马太福音10:16)。

在古兰经中,安拉两次被称作“最善于用计谋的”(仪姆兰的家属3:54;战利品8:30)。那安拉的信徒,能不跟他学了这个吗?穆罕默德急急地对两个年少的妻子许诺,不再和科普替来的马利亚(Maria the Coptic Christian woman,是个基督徒,当时是穆氏的奴隶—译者注)同睡。可是之后他又在《古兰经·禁戒》66:1-2中反悔了誓约,这节经文赐给他一个“特殊的天示”:“先知啊!真主准许你享受的,你为什么加以禁戒,以便向你的妻子们讨好呢?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既然伊斯兰的创立者都这么向人毁约,那伊斯兰教徒所立的誓,自然没有什么效力了。

在伊斯兰教中,没有所谓真理的灵,没有这不说谎的灵。穆斯林国家的真实异象,就是打倒敌国,夺取领土来掌权。只要是用来服务这个异象的,都算合法。

古兰经作为伊斯兰一切法规的来源,也受到了操纵。它充满了各种对自己教条的废除,和已经被废掉的信条。穆罕默德多次声称,只要是为着穆斯林们的好处,安拉就可以把先前的天示废去,换成更好更合时宜的新示。结果呢,这被废的经文共有240处失效被废去,但它们都留在了经书里,毕竟原本都是安拉真主的真示。其实并非所有回教神学家都同意240这个数字。我们可以在穆斯林的语境中来看待这个问题,就是关于忍耐异教者的100多节古兰经文是否已经被关于进攻(“Verse of the Sword”)和关于悔改(Verse of Repentance)的经文修正了(黄牛2:191,193;战利品8:39;忏悔9:3-4,28,29)。

但无论如何,古兰经还是包含不少劝诫人们忍耐的教导的—毕竟在那些非回教,特别是基督教国家生存的穆斯林们用得上这法宝。许多基督徒和人本主义者也陷入了这个陷进,就跟穆斯林们一起鼓吹古兰经的和平忍耐。他们没想到其实这些忍耐的经文早就废掉了!住在回教国家的基督徒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样的痛苦了。过去25年里,作为少数族群的基督徒在回教国家所受的迫害一浪更高过一浪--因为伊斯兰教终于脱掉了它和平的面具,在掌权的地方露出狰狞面孔。我再说一遍,在伊斯兰教里是没有真理的灵的,只有大能且诡诈好欺骗的灵。

当然了,并非所有穆斯林都容得下这种来自信仰的欺骗。这就包括了神秘主义或自由派的穆斯林,还有那些穆斯林中正直可敬的人。可是好景不会长,因为伊斯兰的灵在不断驱使着他们发生异变,让他们逐渐走向狂热的原教旨主义,“降下他的精神”赐给他们,让他们成为“真主的党羽”(辩诉者58:22)。


1.03.2 - 伊斯兰教是反基督的灵

使徒约翰,在使徒中认识和见证神的爱都最深的人,把永恒的真理也描述得最为精准。真理与爱并不互相争战,因为爱若缺失了真,就是谎言;而没有爱的真理无异于对人落井下石。牧养的法则不是要么爱,要么说真话,而是要凭爱心说诚实话,又要靠着真理发出爱来。这也是对穆斯林传递圣经福音之道。

约翰给了我们分辨诸灵的标准。约翰福音2:21-23:“我写信给你们,不是因为你们不知道真理,正是因你们知道,并且知道没有虚谎是从真理出来的。谁是说谎话的呢?不是那不认耶稣为基督的吗?不认父与子的,这就是敌基督的。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

使徒约翰进一步解释说:

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凡灵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就是出于神的,从此你们可以认出神的灵来。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你们从前听见他要来,先知已经在世上了。”(约翰一书第四章1-4)

但凡想成为用福音服事穆斯林的主仆的,都必须将约翰一书的这两段话牢记于心。这可是从属灵上分辨和解读穆斯林的关键。伊斯兰教发源于基督教之后,并且在必要时,即会转化成为直接反基督的宗教。如果当初穆罕默德接受了关于神爱子被钉十字架的史实,就不会有伊斯兰教了。但穆罕默德对福音的真理逐渐关上了心门,以保障自己留名青史。他把新约拆得七零八落,然后按己意拼接起来用以搅扰基督徒,使他们转向回教。虽不断引用新约,但他从来没有向耶稣诚服过,也不把他视为救主。所以他就硬了心,也硬了自己信徒的心,势要与耶稣的灵对抗到底。

伊斯兰教虽时常看起来跟基督教所传无二,且对主恐惧战惊,但实际上在反对神爱子的十架救恩上,是非常激进的。

穆斯林是一群以集体身份受牢笼之苦的囚徒。在他们的主要祷告词,法谛海哈之中,是这么说的:“我们只崇拜你,只求你襄助。求你引领我们正路(也就是沙里亚法,即“法规”),你所襄助者(即财富和子孙都满而溢)的路,不是受谴怒者(就是指犹太人和他们的十诫)的路,也不是迷误者(就是基督徒和他们对三一真神的信仰)的路。”(开端章1:5-7)

法谛海哈这段祷词,使得祷告者的态度更加刚硬。它使所有穆斯林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让他们一起受反基督的灵禁锢。

这也就是为何许多穆斯林已经对福音“免疫”了。他们对自己所受的这种可怕禁锢视而不见,也不愿放弃自己的族群和文化,所以他们无法得自由。出埃及记9:27这样说:“耶和华是公义的,我和我的百姓是邪恶的。”任何人若不是这么祷告,都不能够得神的释放。看来他们只有像以赛亚那样哭喊:“祸哉!我灭亡了!因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以赛亚书6:5)才能得自由了。只有耶稣基督,靠着他圣灵的大能,能无一例外地救穆斯林。耶稣实在是穆罕默德追随者的赎买者。

我们当如同使徒保罗一样仔细地听主耶稣的命令,接受它们:“我差你到它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旦权下归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使徒行传26:17-18)。

从主对保罗的差遣中,我们听出赦罪往往在归信之后,归信三一真神也是将人们从撒旦权下释放的前提。他们所有人都需要耶稣这个将他们从集体的捆锁中释放的救赎主。我们也蒙召来宣告耶稣基督在灵里完全从伊斯兰教那里得胜;我们也蒙召来相信那位被钉又从死里复活的,今天就要从反基督黑狱之中释放那些被捆锁的穆斯林。


1.03.3 - 伊斯兰教是与基督徒群体敌对的灵

穆罕默德在临死前,留下遗嘱说阿拉伯半岛上不许存留任何其他宗教。卧底纳季兰(Wadi Najran,在也门北部)来拜访穆罕默德的基督徒得到了一份穆罕默德亲笔签名的担保,说要穆斯林给他们作为少数族群提供保护--代价只是他们需要缴纳异类的丁税(jizya)。结果,仅仅是第二任的哈里发,欧麦尔一世(Umar Ibn al-Khattab,也译作奥玛本哈塔布)就在他们拒绝改信伊斯兰教时将他们从约旦的家中赶走了。

最基本的伊斯兰教宣教原则,是古兰经中两次清楚陈说的“你们当反抗他们,直到迫害消除,而宗教专为真主...”(黄牛2:193;战利品8:39)。

许多伊斯兰教的同情者对这几段经文并不认同,因为这几段经文似乎显示了伊斯兰教在意于奋力夺取世界的政权。

穆罕默德曾承认,许多犹太人和基督徒在那个时代都拥有比穆斯林更好的教育背景,文化功底(仪姆兰的家属3:55;铁57:27)。,在这些人身上有神的同在。他们不窃取,不作假见证,只娶一个妻子,过圣洁的生活,穿着体面,为人忠厚可靠,而且满有活力。穆罕默德晓得,圣经的信徒已经对他的穆斯林们形成了试探,使他们想要离弃伊斯兰。这就是为何他要下令让基督徒在他的国中成了卑微,屈从的人群。具体有以下这些神学上的原因:

  • 因为他们信的主,不是穆斯林所信的那位安拉。
  • 因为他们对复活和天国的盼望是和穆斯林大相径庭的。
  • 他们没有向沙里亚法俯伏,也不受这伊斯兰法的残酷惩罚;他们也不参与圣战;因此最终结论是:
  • 他们的宗教不是不对,即不是伊斯兰教。

这样他们就作为二等公民而屈从了,每人都得交异类人交的丁税(忏悔9:28)。

在伊斯兰的腹地,对作为少数的基督徒居然有过52次之多的唾弃和镇压。

在伊斯兰复兴运动中,古兰经对异教的难耐和沙里亚法对异教的敌意逐渐发展成为一种抵制基督教影响力的三大策略,最终目的是削弱甚至彻底拔除回教国家的基督教。

在回教主导国家里的基督教宣教事工基本是禁止的—这可是比杀人还严重的犯罪,即“迫害是比杀戮还残酷的”(黄牛2:217),因为这些事工直接攻击伊斯兰国家的核心。宣教士和福音工作者极少直接以此身份获签进入这些国家,若是他们以其他行业者的身份进入,则某些回教国家要求其签署一份不会在其国内以任何方式传福音的声明书。这就意味着他们的秘密工作必须非常小心不要惹动麻烦。

一旦穆斯林称信耶稣甚至受洗的事被曝光,这些宣教士和信主的人都会被逮捕,严惩或驱逐出境。宣教士祖国的大使馆往往就担当了悉心游说释放他们并将其安全遣送回国的任务。当然,不要因为在监狱里的几个星期内收到死亡恐吓而吃惊,因为这些原本作为各行业内专家的人士居然是基督徒的卧底。

在回教国家里存在着活跃的国家规模的教会对伊斯兰教来说是奇耻大辱。理论上,基督徒是可以在教堂里自由聚会的。根据古兰经(筵席5:47-48),穆斯林是不可以逼迫这些人去信伊斯兰教的。但税负和社会地位的两把大刀一直挂在地中海沿岸的伊斯兰化地区(从土耳其到摩洛哥),使得95%-98%的当地基督徒被迫改教。只有些极少数人,也就是1.5%-10%的基督徒对基督保持了忠诚,忍过了1365年来的一波又一波劫难。

原住民基督徒也不允许向穆斯林传福音。即便只是该族群的一人传了福音,整个族群就都要受罚。这就是为何许多教会领袖被迫长期把过度活跃的福音人士或宣教士举报给秘密警察,或是自行家法,将他们从职分上赶走甚至驱逐出境。

由于现代媒体突破了各种屏障,穆斯林之中来到世俗国家的人之中,读到福音的也在增长。然而,在伊斯兰国家的大多本土教会,却不得兴建新教堂,或是扩建旧堂。

欧美,韩国这些基督教大国的基督徒们基本上,对尼日利亚,南苏丹,埃及,黎巴嫩,伊朗,巴基斯坦和印尼的压制和迫害基督徒的情况很无知。

在印尼,仅仅过去两年内,就有超过1500家教会的门窗和其他外部设施被恶意破坏。数百间教会甚至被烧。

在北尼日利亚,仅仅过去十年内,就有超过50000名基督徒在多达13波的迫害中被杀。200间教会被焚毁,20位福音干事和牧者被杀。任何同情回教,甚至认定回教所谓的和平忍耐的人士,都可以旅行到这些回教国家去和当地的基督徒住上几个月。这会结束他们的幻想。穆斯林为主的社区中,伊斯兰教的灵会一直不断通过攻击教会,来攻击耶稣基督的灵。

最为首当其冲的,莫过于转信耶稣的穆斯林了。根据沙里亚法,伊斯兰政权有义务除掉他们。若是政府不履行这义务,则他们的家族有义务清理门户,使自己从这亲人叛教的羞耻中正名。感谢主,这毕竟不常发生,但发生的时候,却很真实。现今的穆斯林里60%-70%是自由派穆斯林,不会杀死他们叛教的亲属。然而他们,尤其是那家族中叛教的人所受的逼迫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在当地教会和信众里,只有极少数有勇气接受这些从伊斯兰教中叛教的新基督徒,并以家庭的样式接纳他们,最糟的情况,就是这些叛教者不幸落入监狱遭受酷刑,这些有勇气的教会就声援他们,为他们祷告。有些教会和圣经学校,急于免去和政府之间的麻烦,而拒绝接受这些改信耶稣的穆斯林。

不幸的是,在好几个回教国家里会发生这样的事:就是原教旨主义者介入情况,指控归信耶稣的穆斯林是毒品走私贩,敌国间谍,抑或行为不检点,以至于官方必须介入调查。这些人力图通过刑讯逼供使抓来的人作不实的招供。极端情况下被直接指控,甚至强暴,以使他们的自尊被毁。穆罕默德要求一切叛教者都受到“凌辱的行罚”(辩诉者58:16)。

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King Hassan II of Morocco)有一次回答大赦国际的特派员对他关于摩洛哥400个受逼迫的改信耶稣者的质问时,回答说,“咱们国家的原则就是:安拉是吾国,安拉是吾王!若是有人胆敢宣称还有比伊斯兰教更好的宗教,我们就得把他交给一群医生检查检查,看看他神智是否正常。如果不正常,且他还是执意如此说,那就得根据我国法律,加以处置。”

在过去20年中,还有数以千计的穆斯林在印尼,孟加拉国,吉尔吉斯斯坦,阿塞拜疆,叙利亚,埃及,加纳和摩洛哥归信耶稣,这简直就是耶稣基督本人成就的奇迹。他们甚至在那些从未有过基督教会的国家,或是本地教会无法接纳改信者的国家,兴起会众来。

在这个媒体发达的时代,教育程度也在各地普遍提升起来,这就给一种新型宣教事工的诞生预备了条件,这种新形态事工有望达到传统的教会,团契和事工所无法达到的地方。福音书籍,短文,磁带,录音在网络上兴起,每个月有来自穆斯林国家的超过5000个对福音感兴趣的穆斯林去下载它们。这对耶稣的平安,和圣灵的大能的渴求是巨大的,然而能在本文讨论的问题上给穆斯林以有益答案的却实在不多。

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马太福音9:38)。

我们应当对耶稣这个教导洗耳恭听--即便穆斯林中的狂热分子就在我们耳边发出关于镇压迫害的恐吓。

www.Grace-and-Truth.net

Page last modified on June 12, 2013, at 09:26 AM | powered by PmWiki (pmwiki-2.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