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Links
Contact
About us
Impressum
Site Map?


Afrikaans?
عربي
Bahasa Indones.
Deutsch
English
Français
Hausa/هَوُسَا
עברית
O‘zbek
Peul?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தமிழ்
Türkçe
Yorùbá
中文



Home (Old)
Content (Old)


Indonesian (Old)
English (Old)
German (Old)
Russian (Old)

Home -- Chinese -- 09. Comparisons -- 1.04 The Consequences of the Test Report

Previous part -- Next part

09.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对比系列
Comparisosns 1 - 福音五问古兰经

1.04 - 车检报告的后果



凡在修车厂的检测台上停下自己的旧车,就会收到一份车检报告,并做出抉择:是卖掉破车以收回一点余本,付出高昂代价将其休整一番,还是自欺欺人地把它开到车毁人亡为止。

我们提议,根据上文所述的福音与古兰经的比照,离弃那些只带来死亡的教条,并转而承受圣经的业。

1.04.1 - 伊斯兰教真的是唯一可信的宗教吗(仪姆兰的家属3:19)

a) 我们有必要认识到,伊斯兰教不是真神所默示的,因为古兰经毕竟只是扭曲的旧约加上新约的零碎片段,再加上麦加和麦地那的当地传统习俗与法规。穆罕默德或许是个寻求独一真神的人(hanif),但他绝不是先知!他不懂希伯来语,也不懂希腊语。而此时,圣经并未翻成阿拉伯语。这就是为何他对神的话语并没有直接接触。他听到的都是些叙利亚和埃及来的为奴的基督徒口授的内容,包括塔木德经,还有密西拿(即不可靠的新约版本及其他基督教寓言)。在很多情况下,穆罕默德的信息来源是可轻易追溯的。

b) 在欧洲的启蒙运动时期许多神学家和哲学家鼓吹一种融合观点—就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是三个同宗的一神论宗教。我们应当能够拒绝这种观点。毕竟我们对圣父,圣子和圣灵的称信摆在那里,不管是犹太人还是穆斯林,都尚未预备好接受基督教作为一神论宗教。当我们对三一真神的三个位格的属灵联合,向穆斯林或犹太人作见证时,他们会对这明显属于无用功的拍马行为,抬起鼻孔来轻蔑地一笑。

根据穆斯林认信的第一部分(shihada,哈达),伊斯兰教是敬拜独一真神的。但在实际当中,穆罕默德却几乎上升到安拉的位置。他的名字每天要从成千上万的光塔(穆斯林国家报告祈祷时刻者的住处)里被呼喊40次。这也是伊斯兰教信条的第二部分。在有些回教国家,干犯安拉的话不会直接带来惩罚,毕竟安拉会自己动手;可是干犯穆罕默德的话就得立即受到惩罚因为穆氏已经死了。这种对穆氏的夸大敬畏使得伊斯兰教所宣称的独一真神遭到质疑。

总之,我们需要对那种“三教同宗,都是一神宗教”的说法彻底澄清。

c) 另一种谬误就是将安拉和耶稣基督的父神等同起来。许多著名的神学家都教导说,所有宗教都拜的是同一位超越的存在,只不过给了他不同名字。有些宗教派别管他叫“耶和华”,而另外一派叫他“安拉”,还有一派称他是“耶稣基督的父神”。这些不同称谓的后面,其实都是同一位创造者,主宰和审判官。这个说法哄住太多人了!所谓跨越宗教的神是不存在的!唯一的真神就是圣父,圣子和圣灵—三一真神。

穆斯林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敬拜的安拉就是独一真神。然而,古兰经中的安拉其实根本与耶稣基督的父神无关。试问哪一个基督徒可以接受咱们的天父被别人说成是“最诡诈善用计谋的”或者许诺“来生的乐园里有永恒的性爱”的神?耶稣说得很清楚:“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马太福音11:27)

使徒约翰也作见证说:“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翰福音1:18)

任何基督徒若是宣称伊斯兰教的安拉就是父神,那么不管他试图实现的两教和解有多动听,他都把自己从基督徒信仰的根基上割断了。伊斯兰教中的安拉没有儿子。而且这个所谓的“真主”对基督的被钉,作了无情的否认。安拉的灵也只是个受造之物,而非自有永有的神,也谈不上圣洁。安拉不是神,因为,三一真神之外,没有他神。

然而,对于1500万阿拉伯基督徒来说,“上帝”这个词只能翻作安拉,因为毕竟在阿拉伯语中没有更合适的词了。先前,新约的写作者也遇到了同样问题—当他们用希腊语中的“未识之神theos"来指代圣经里的上帝的时候。然而他们却给了这个“未识之神”一个全新的含义:“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就是...的神(theos)”。在阿拉伯语的圣经中这个道理也适用:“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就是...安拉”(哥林多后书1:3;以弗所书1:3;歌罗西书1:3;彼得前书1:3)。这种说法中,基督徒所称的安拉就不再是古兰经中的那位了。

但这就有危险:因为说阿拉伯语的基督徒若是混淆了上帝和穆斯林所指的安拉,后果将是致命的。不过,任何坚称安拉是真神的人都该跟着使徒保罗一起说:“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安拉)弄瞎了心眼(就是穆斯林的心),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哥林多后书4:4;约翰福音16:8-12)

d)穆斯林声称吉卜利里(天使长加百列)把古兰经刻在穆罕默德的心板上。穆罕默德本人也确认,他们听到了“声音”。但我们必须澄清,那个临到穆罕默德的灵绝非真正的天使加百列。耶稣基督的父神可没有把自己的天使长加百列送到麦加去对一个叫穆罕默德的人作证说,天父没有子。相反,天父将加百列派去拿撒勒向童贞女马利亚报喜,说她在童贞中怀的胎就是“至高者的儿子”“神的儿子”(路加福音1:32,35)。那个启发了穆罕默德的灵,无论是谁,总不是加百列。

古兰经里记载,这个灵从没有报上姓名。当穆罕默德还在麦加的时候,因为不知道启示自己的灵是哪一个,他就用29种不同的名字和头衔给这灵命名。后来在麦地那的时候,他才从犹太人那儿听到,旧约圣经里负责启示的灵叫做“吉卜利里”(加百列)。此后穆氏就沿用这名字来称呼那显现给他的灵(星宿53:1-18)。

此外,耶稣基督的父神也没有启示给穆罕默德,叫他去否认神爱子死在十架上,自己好借着耶稣使我们与他和好(哥林多后书5:18-21)。开口向穆罕默德说话的绝不是真神,而是一个将自己出卖给安拉的污秽的灵。虽然穆斯林都坚称穆罕默德确是真神的先知,然而我们必须作证说,他只是成为了一个污秽之灵的中保,且自己就是个谎言的受害者。麦加的居民在被伊斯兰统治之前,也曾表示过类似的怀疑(优努斯10:2;石谷15:15;夜行17:49;准则25:8;列班者37:36;萨德38:4;烟雾44:15;山岳52:29-30;笔68:2;真灾69:42-43;黯黜88:22,25)。

其实所谓的“撒旦诗篇”,并不是拉什迪(Salman Rushdi)所创的,而是最早在古兰经里就有了(星宿53:10-22)。这些句子的位置奇怪的很—它们恰恰在穆罕默德关于向他显现启示的灵的记载之后。根据穆氏本人说法,这些经文是撒旦启发他写下的,后来他又毁弃这个观点说,“真主破除恶魔的建议”(朝觐22:52-53)。他声称说,所有先知都被魔鬼试探。但是,安拉在破除了这些恶魔的建议之后,赐下了更好的启示。但若是依据旧约,穆罕默德在作为先知说了假预言之后,他就该被即刻处死(利未记20:27;申命记18:9-13,20;耶利米书14:13-15)。他没法分辨撒旦的声音和神的启示。但若穆氏曾经无法做出分辨,那恐怕在古兰经里就有更多经文是来自魔鬼的。关于鬼魔和精灵的一卷书《古兰经·精灵》72:1-15,就记述说归信伊斯兰的精灵曾通过讲道赐下这种鬼魔的启示。根据伊斯兰教的教导,人和精灵都可以归真。根据《古兰经·沙丘》46:29-32节,精灵们对那地的权贵施行影响,禁止他们反抗伊斯兰。

任何想对穆斯林宣讲福音的人都得意识到保罗在一千九百五十年前对以弗所会众的教导:“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因为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6:10,12)。

无论谁觉得他不需要保罗如此的劝勉的,若是在事工中发现他自己和他的同工遭受了身体,心灵和情感上的痛苦折磨,都不该太吃惊。

小结:我们作证说,相伊斯兰教作为其中一种“有真神的”宗教式大错特错,而不像人本主义者们幼稚之中宣称的那样。更进一步说,伊斯兰教是属撒旦的权势中最有力的试探,既不能被理智所击败,也无法被深谋远虑所撼动。所有的基督徒都应当悔改,离弃那“三教同宗”的观念,回到圣经的事实和大能中来。

也许有人会不同意,并且反驳说,伊斯兰教毕竟是世界级的宗教,共有13亿之多的教众呢。我们应当这样回应:一个谎言中包含的事实越多,这个谎言就越强大,可是终归是要毁坏人的谎言。从一个角度说,因为伊斯兰教包含了诸多圣经新旧约的观点,那我们也可以算三分之二个穆斯林呢。但伊斯兰教的核心主旨却是对圣父,圣子圣灵的三一真神的永远毁弃。

这样,我们就知道那默示出伊斯兰教的灵,落入了保罗在加拉太书里的判断中:“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拉太书1:8)

这在耶稣被钉600多年后启示了穆罕默德的灵没有认可福音,也没有任何意思要向耶稣复活后的主权归服。穆罕默德带来的,实在是一个律法之下的宗教,教人因行为称义,因而落入了独一真神的审判之中。但在这一点的基础上,我们就可以清楚地宣称,受咒诅的是那污秽的灵和他所启示的伊斯兰教,而不是个别穆斯林。


1.04.2 - 我们今天如何向穆斯林传递福音?

a)任何人意识到伊斯兰教的邪教本质时,都应当祷告向上帝求,使他自己,他的家人和同工们受到耶稣的宝血遮盖。

没人能靠自己的势力才能去对回民传福音。在我们的罪性这一点上,我们与他们没差别。我们应当把自己放到与穆斯林同等的位置,而不是强迫他们领我们的情,来信福音。毕竟那主给的恩典不是出于我们自己。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那里,我们得到了在谦卑顺服中做福音事工的权柄和能力。

当主的仆人遇到艰难如山的任务时,他们说,“亲爱的弟兄们,我们应当先悔改,各人认自己的罪,认自己得罪了神,然后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尽力补偿自己所行的恶。”然后呢,我们基督徒应当每日坚持聚会祷告,如若不行,则尽量常常聚会,祷告求神的大能,神所结的果子,和神的得胜,都奉耶稣的名而求。这样,在我们使自己谦卑下来,彼此间也原谅平息了纷争仇恨之后,我们作为一组同工,一群会众就得到了神的原谅了。我们应当在耶稣的帮助下,尽力与家庭,同工队和教会保持和平。若我们没有先坚持祷告,允许圣灵来破碎和洁净我们,我们就万万不该开始对穆斯林的事工。马丁路德的宣称,就是基督徒的生命就是不断的悔改,在这里就特别有用了。只有在我们忧伤痛悔时,主耶稣才透过我们做工。

b)当我们聚集为事工祷告时,我们有特权去谦卑下来,求圣灵对我们心思意念,计划过程和工作过程的全权引导(罗马书8:14-15)。我们应当相信圣灵在我们每个细节中所给的引导,要胜过所有的策划,募捐和著书立说。宣教事工的果效从来都不是来自我们自己,而是神所成就的工。我们至多算作是他的助手和学徒。

c)我们发现一个很有帮助的做法,就是求神赐我们机会去接触那些心向福音敞开的穆斯林。大约有5%的穆斯林对伊斯兰教深感失望,他们看到自己文化中的诸多言行不一。许多人研究古兰经的诸多自我矛盾之处和非人的态度后,都得出结论应该好好查问他们当作宝贝的这个信仰到底是什么。许多穆斯林甚至开口说,“如果伊斯兰教就是霍梅尼(伊朗伊斯兰革命的领导者)所宣扬的那样,或是阿尔及利亚和埃及的原教旨主义者所做的那样,那我们宁可不作穆斯林了!”讽刺的是,霍梅尼可算是最虔诚的穆斯林之一,因为他实在活出了古兰经的教导。无论在伊朗与否,都有成千的穆斯林对霍梅尼的原教旨主义做出回应—改信了耶稣。现在,让我们一同来为主赐给我们慧眼,以使我们做那认出寻觅更好信仰的穆斯林的伯乐。

d) 诚然,我们不应该对一个询问信仰的人一直说个不停。我们应当放弃快速见效使人归信的空想,学会倾听,学会去问起他的背景,他的想法和感受。只要先不谈及耶稣的神格和他的被钉,跟他们畅谈天堂与地狱,亚伯拉罕与摩西,上帝与基督并不难。我们需要对他们的思虑和他们属灵的敏锐度进行掂量。我们应当学会聆听一个穆斯林的内心。

e)当我们队他们心灵的内在景况有所了解时,我们就该向上帝求赐给这个个人的合适话语,而不是把一套公式套到他们身上。倾听耶稣基督的天父在我们心中的声音在福音对谈中是起决定性作用的,祷告也可以求得又权柄,大能和智慧的话语。

通常,一个基于耶稣为我们所做成的事情的真实见证是深入谈话的基础。有时,诗篇51篇会是引导穆斯林在生命中有更深认罪的开端。以赛亚书53:4-12也有助于解释基督代替我们罪而死这件事,而不必过早多提神爱子和十架。 约翰福音1:29 也是引出神羔羊的好起点,这在古兰经·列班者37:103-107中也暗示了的:“我以一个伟大的牺牲赎了他”,这是说易卜拉欣献祭自己儿子被中断时的情况的。约翰福音17:3 使得一个穆斯林有可能理解三一真神和永生的奥秘。而耶稣的显现,在帕特莫斯岛上(pamos)为人子在复活中的荣耀作了有力见证。因为穆斯林多有极强的律法意识,耶稣和行淫被抓的女人的记载(约翰福音8:11)就使很多穆斯林悔改信了主。爱自己的仇敌,而不为自己复仇,这也胜过了穆斯林在律法(马太福音5:44)中的态度,因为这美丽的信息给了他们希望和慰藉(马太福音5:3-12)。

对他们的心说话,将这些经文送入他们的心扉,是关键的。穆斯林大都由心到脑地进行思考,而不是相反。我们需要把自己的思维模式调整以靠拢他们。

f)在马丁路德对使徒信经第三段做出的解释中,我们得到了他的法宝指引去对回民传福音。我们在他属天的话语中看到了最真实的:“我确信,靠自己的理论和才能无法称信耶稣基督,我的主,也无法到他那里;然而圣灵通过福音,选召了我,用他的恩赐点亮了我,洁净我并保守我常在真道之中..."

对询问者施压得不到果效!就如同圣灵在水面上运行时,地是空虚混沌一样,若不是主说,“要有光”,那就不会有我们的世界了。因此我们我们当求圣灵在个体穆斯林的头上运行,直到耶稣说出,“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创世纪1:2,3;约翰福音1:12;8:34,36;10:27-30)

g)经验之谈是每个对回宣教的同工都必须对以下三种反对意见作有智慧的回答。

  1. 对三一真神位格的联合的否定,认为将至高的真主说成是所谓圣父,而且还生了子,是一种污蔑。
  2. 基督被钉的历史事实被否定。所有对回宣教的福音工作者都该为如何按着旧约圣经和世俗依据解释这关键问题,而祷告。
  3. 对于很多穆斯林来说,相信圣经里和基督徒所讲得任何事都是无稽之谈,因为存在这样的指控说圣经是伪造的。若是我们希望他们信主的话,就需要我们将他们对圣经的信心唤醒。
  4. 最根本需要克服的障碍,并非关于三一真神,十字架和圣经是否伪经的异议;而是神的整全形象。每个穆斯林都该意识到,神就是爱。他应当敢于相信这万军之神就是他的天父,这位天父爱他,认识他。他想要从审判和地狱中拯救他们。穆斯林应当晓得神并非置身事外,而是亲自在乎我们,来与我们建立关系。他需要对神完全洗涤心灵,更新心意。

h)对穆斯林展开对谈的,无一不会意识到穆斯林们对自己文化和宗教其实知之甚少。若是用对无神论者和那些“名义上的基督徒”传福音的方式向他们传福音,就错了。穆斯林拥有与上述人群不同的思维模式,不同的价值观和触及信仰的方式。这句话对他们来说会是真切的:“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诗篇34:8)这意味着我们要预备好用热心款待他们,邀他们一起吃饭,与他们建立友谊以期待形成团契。

对穆斯林传福音有负担的基督徒个人和堂会,都可以有选择地投资去搜集一些福音类书籍和影音资料,最好有多种语言,这样穆斯林们可以以自己的母语读到福音和有用的信仰书籍。现在这些资源里,可供选择的太多了。

i)若是一个教会联合会,或整一个地区的集体堂会听到穆斯林的需要,并想要回应主的呼召去奉献向他们传福音,他们就该向有经验的,从伊斯兰教改信的人那里求教。他们需要求教改信后作牧师,宣教士和辅导的(无论全职与否)。若是此群有志向的会众还没有受训,就该去圣经学校进修。

其实对于西方人来说,不论在穆斯林中间住多久,都还是没法完全理解他们,但这不意味着我们没法与他们同住,爱他们,尊敬他们。

各教会的联合会在对回事工上,需要针对特定地区进行准确预算。这笔投资其实是自给自足的,因为它带来的属灵生命力会倾注到整个共同祈祷的会众中。那些派出自己的宣教士,而不是单单支持联合会里的宣教事工的堂会,虽然给出多达50-60%的奉献去宣教,但却生机勃勃!也许我们真该接受圣灵的引导,改变一下我们的预算观。


1.04.3 - 我真的会想要跟穆斯林传福音吗?

激情会冷下去,情绪高的也会逐渐低下来。所以只有当耶稣基督亲自呼召时,圣灵才会驱动那些被选中的心与志。人有志事竟成。所以再问你:“你真的蒙召去向穆斯林做事工了吗?”请把这个决定权交给耶稣,让他来决定你结的果子,这样他才能自始至终地引导你。这样,各种退缩,失落,错误和阻力虽然发生,但只有耶稣的差遣是最真实的:起来!往你的穆斯林邻居,穆斯林同事和穆斯林同学那里去!为他们祷告,问他们的安,求主给你们接触的机会,求主给你们智慧。寻找相同志向的弟兄姊妹,去做一件最重要的祷告:让耶稣在一群人的守望祷告中持守你。无论在本国,还是在海外,宣教最经久不衰的宣教士,都有上帝赐给他们的一群忠实的祷告伙伴。这样的宣教士得到最多圣灵所结的果子,满有智慧和属灵的想象力。

其实,我们若不对穆斯林宣教,他们就会来对我们宣教!基督教国家的伊斯兰机构里的负责人都明白:穆斯林上班族,穆斯林学生都是潜在的大军,这大军一旦发力,就能促使那些自由派甚至福音派的基督徒们在自己国家内放弃耶稣,改信回教。与基督徒通婚,是回教宣教屡试不爽的策略。在有些基督教国家中,居然有三分之二左右改信回教的人,是先前的基督徒,而他们会改教,恰是要持守对配偶的爱。听到这个,我们这些会众的牧者们难道不应该跪下求悔改的心吗?

伊斯兰教众的增长,主要靠的是可怕的人口增长率。穆罕默德在伍侯德战役(Battle of Uhud)失去了70个穆斯林后,深感必须找到方法来照顾那些遗留的孤儿寡妇。因此,他敦促手下的战士说:“如果你们恐怕不能公平对待孤儿,那末,你们可以择你们爱悦的女人,各娶两妻、三妻、四妻;如果你们恐怕不能公平地待遇她们,那末,你们只可以各娶一妻”(妇女4:3)。”他的穆斯林们欣喜地接受了这种“天示”并到今天还以此为特权。

自从现代医疗卫生理念在20世纪中叶进入伊斯兰教地区后,穆斯林的人口增长率就呈指数飙升,以致每27年,穆斯林人口就翻了一番。对比起来,就算是在中国,印尼,东非和西非有声势浩大的福音复兴运动,基督徒在这些地区的人口总和也花了54年,才翻了一番,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们不多生。

今天,世界上有13亿穆斯林。如果在未来的27年内耶稣还没有再来,那这个数字将会翻番。每年有3000万新生穆斯林来到世上。在欧美等国的回教学生和上班族造成的威胁,还只是一波更庞大的移民的前兆。对于这些国家的基督教会来说,如何预备好在神学上,社交上,宣教事工上去接触和应对这些穆斯林,就是个事关是否有智慧自保的问题。时间,已经无多了!一个德国的有名牧师甚至把自己的书起名为“要么宣教,要么等死”!这看似很极端,但其实包含了真知灼见。

在德国不伦瑞克(Braunschweig)大教堂里,有个拥有七个分枝的大号烛台,这是1000多年前欧洲早期君主留下的。这个大烛台挺过了无数次战争,见证了无数得到祝福的时代,缺乏神恩的时代和信仰复兴的时代。不论是宗教改良,还是敬虔主义的兴起,都在这烛台下发生。它就成了耶稣基督对欧洲的基督徒们,满有耐心的象征。他还没有如同启示录2:4-5所说的那样,把他们的灯台从原处挪去—对待当时满有活力的以弗所教会,主可是警告说若教会不拾回起初的爱心,进而悔改,他就要把这灯台挪去了!

如今,福音的工场自己来到了我们的国家里,穆斯林们就住在我们门前。我们是听从耶稣基督的差遣,去寻找穆斯林呢,还是仍然自满于我们宗教社区里的装模作样,花拳绣腿呢?

在你的国家中
为穆斯林们
修直主的道路吧!

www.Grace-and-Truth.net

Page last modified on June 12, 2013, at 09:29 AM | powered by PmWiki (pmwiki-2.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