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Links
Contact
About us
Impressum
Site Map?


Afrikaans?
عربي
Bahasa Indones.
Deutsch
English
Français
Hausa/هَوُسَا
עברית
O‘zbek
Peul?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தமிழ்
Türkçe
Yorùbá
中文



Home (Old)
Content (Old)


Indonesian (Old)
English (Old)
German (Old)
Russian (Old)

Home -- Chinese -- 09. Comparisons -- 2.04 The True Face of Allah
This page in: -- Afrikaans? -- Arabic? -- Armenian? -- Azeri? -- Bulgarian? -- Cebuano? -- CHINESE -- English -- Farsi? -- French -- German? -- Gujarati? -- Hebrew? -- Indonesian? -- Norwegian? -- Polish? -- Russian -- Serbian? -- Spanish? -- Tamil? -- Turkish? -- Uzbek -- Yiddish? -- Yoruba?

Previous part -- Next part

09.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对比系列
Comparisosns 2 - 伊斯兰教中的安拉是谁?

2.04 - 安拉的真面目



2.04.1 - 反圣经的灵

穆斯林声称,穆罕默德不是古兰经的作者。他们的神学专家无法接受一个事实,就是古兰经里有75%的内容是旧约的律法和历史书的扭曲版本。相反地,他们坚决要宣称是安拉直接默示了穆罕默德,把真道在古兰经中传给了他。古兰经里的每一句话都是安拉的真言,由祂无边的法力保障的。

讨拉诗(摩西五经)和引支乐(福音书)因此就被认为是相对真理了。穆斯林接受说,这两部书里只要是与古兰经不冲突的部分,就也是来自于安拉的。但若是跟古兰经不符,就肯定得是错谬无效的。这样一来,凡是圣经里不合古兰经的默示,都被“证伪”。伊斯兰教就是这样为自己招来审判的—因着它不接受三一真神。

我们也该记住一个重点,就是伊斯兰教实在是后于基督教出现的宗教。迫于这个史实,穆罕默德不得不跟新约圣经里的基督达成一种妥协。 他一方面承认基督的存在,但另一方面却又把基督生命中的关键事件给否定了。所以我们在古兰经里读到了童贞女生下基督的清楚见证,却又读到对祂是由圣灵感孕的事实的诋毁。穆罕默德认为马利亚(麦尔彦)之子是安拉从无有中创造出来的。基督在伊斯兰教中至多是个合法的先知,行了许多大奇迹。他使瞎子看见,大麻风得医治洁净,还叫死人复活。基督还没死,就被安拉提到了天上,而且现在还在七层天其中一层里过活。在古兰经中,基督仍然活着,这可是一大教条。他被说成是同时在存在于两个世界里之中,而且将来会从另一个世界回来审判所有没有归信伊斯兰教的犹太人和基督徒。穆罕默德甚至承认说,基督是个了不起的先知,曾行了大奇迹,也胜过穆氏自己。但这么多荣耀头衔的背后,却是对基督神性的极端否认,也是对基督道成肉身,十架受死意义的极端抵抗。古兰经中,耶稣从不是神的爱子,也从没被钉上十架。

其实,对于一切穆斯林来说,古兰经中的基督是面哈哈镜,扭曲了他们看清真实耶稣的视野。伊斯兰教里的基督论是一种衡量救主及其救恩的错误标准。然而,看到最近在中东的局势变化,我们需要准备好给穆斯林们讲明福音—因为基督必会做工,使许多跟穆斯林展开的交谈开始结果子。

在古兰经中的基督这个特殊问题上,我们需要认清一个事实,就是天父上帝可没有在祂的爱子超越自然降生的600多年后,派天使加百列去麦加告诉穆罕默德说,自己作为永生的神,没有儿子!而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也绝不会对自己爱子被钉上十架的史实发出诋毁的意见,毕竟,祂的爱子降生就是为了要上十字架,救世人脱离罪的捆绑。倘若伊斯兰教声言穆罕默德得到过真示,那不过是另一个灵的真示,而不是来自神的圣灵。 神绝不会撒谎。

新约圣经教导我们对待伊斯兰教,要有正确的方式。 使徒约翰在《约翰一书》之中写到,“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不认父与子的,就是敌基督的”(圣经·约翰一书2:18-23;4:1-6)。我们因此要对穆斯林用爱心和谦卑,说诚实话,告诉他们伊斯兰的灵是反基督的灵。 穆罕默德虽然听过耶稣的许多事,然而归根结底,他却诋毁了在十架上受死的神爱子,这位耶稣基督。

这样我们就能得出结论。那个称呼自己安拉的灵,就是那个给穆罕默德启示的灵,不可能是我们主耶稣的天父。相反,这个灵是个满口谎言的灵,沽名学了旧时阿拉伯语里对神的称呼,“安拉”,以后就戴着这个面具到处冒充上帝。伊斯兰中的安拉是属魔鬼的不洁净之灵,在这种宗教的掩盖下维持自己强大的统治—直到今天(约翰福音8:30-48)。


2.04.2 – 伊斯兰教 -- 一种集体捆绑

我们现在知道,伊斯兰教能够在信众之中掀起巨大的宗教狂热。 这毕竟是个讲求敬拜,讲求因行为称义的宗教,甚至在必要时,安拉会让信徒去为祂牺牲。历史的长河中,有无数的穆斯林为把安拉的名传到全世界,而死于他们自个儿发动的圣战。

宗教狂热不能救人。福音因此教导我们说,“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翰福音3:36)伊斯兰教拒绝了神的爱子,这造成了它与真理无份。伊斯兰教也不能通达神,因为若不借着耶稣,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这些属灵的问题,都呼唤着每个基督徒在不信的人—也就包括了穆斯林--中间去侍奉神。我们的信仰难道是这样的自满,以至于我们对8亿穆斯林灵魂的失丧漠不关心吗?若是你不能乘飞机去一个穆斯林国家为基督作见证,你仍然可以为穆斯林祷告,以此支援那些去到他们当中事奉的弟兄姊妹们。也或许,你能为自己国家里的穆斯林打工者和留学生做些什么。现在,我们这些教会里愿意奉献自己去普世宣教的人数已经寥寥无几,难道这还不够所有堂会和会众警醒的吗?得救的信徒自然会有满而溢的恩典去救更多的人。如果在基督的跟随者中间,一点都感觉不到差传使命的紧迫感,那就得老老实实地问个问题:这些教会及其会众,真的经历了宝贵的属灵重生了吗?

基督可是每天都在做工, 寻找那些迷羊。但是,教会正在做什么?难道教会想离弃他吗?还是说有些教会已经准备好和先知以赛亚一道,在恳切深沉的悔改和得神医治赦免之后,发出呼声,“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以赛亚书6:8)

在今天的各种差会和本地人教会的组织架构中,我们已经有条件差出许多才华横溢的同工,学生甚至短宣的旅客去进入那些对常规福音事工封闭国门的国家。

比如说,一个技术娴熟的基督徒采油工人就有绝好的机会去到产油国家,把他的工作技术跟精致的个人见证结合,来传递福音。问题只在于,他是否真的愿意接受差传训练,并回应基督的呼召去对穆斯林传福音。这种技术工人类型的事工所代表的,就是今天对所有年轻信徒发出的挑战。

要对穆斯林传福音,就要有心理准备,那伊斯兰教的灵是正式且官方地对基督教差传宣战了的。在官方伊斯兰教国家,对回民发出耶稣基督作为神爱子被钉的宣传,也是禁止的。需要认识到,伊斯兰教可不单是一个宗教,还意味着一整个文化,甚至一整个国家机器。任何人胆敢在回教国家对穆斯林为耶稣做见证,就等同于直接对政府犯下罪行,并面临惩治。

在今天,这个宣教工场已经来到了我们自己的家园中。超过1000万的穆斯林在欧洲吃住,打工和求学;北美也有超过200万。这些人由谁来向他们传递基督的福音呢?谁又在他们实际遇到的困难上来给他们指引呢?谁邀请他们去一同吃晚餐,喝杯下午茶?我们又该如何为这些外来务工和求学的人祷告呢?我们为他们祷告多少,我们就爱他们有多少!就算不懂他们的语言,我们仍然可以从各种福音机构获取材料去赠与他们。

要是您已经预备好要对穆斯林们传扬耶稣的名,就会立即发现他们的心早已在长年对福音的敌挡中变硬了。穆斯林就是从小被塑造成对基督的真理免疫的。伊斯兰教这敌挡神的灵把他们作为一个集体,禁锢了起来。若不是借着耶稣基督亲自的干预,没有一个穆斯林能做出真实的认信。

在回教世界,我们看到的宣教工场显然就和其他国家不同。其他国家可能在其盛行宗教或民间信仰建立之前,并没有听过基督的福音。反过来说,穆斯林若是信了主,就绝对有必要把自己与伊斯兰的灵斩断, 也弃绝来自这灵的一切事奉行为,并开始委身主耶稣并爱主。如果一个转信耶稣的穆斯林不愿舍己,从伊斯兰教中自愿地走出来,他就等于是得了属灵的精神分裂症,最终仍会将他拉回伊斯兰的深渊中。

也就是说,若有弟兄姊妹想要侍奉穆斯林,就得先反省自己是否真的是受到了主的呼召,来做个人的委身侍奉。浪漫主义者的激情在这种事工上不可能持久。毕竟“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6:12)。 只有耶稣能担当最终保守我们,赐我们力量的责任。他独自成就,使我们能结那不朽坏的果实。因此每个在回民中间的宣教士,也该完全向那为我们而死的基督降服,并把自己完全地奉献给主,这样,主就可以领这些人走他预定给他们的路,去他们个人预定好的地方。我们在属灵上也应当离弃基督教会里以往那种自高自大,不顾他人的风气。我们必须立定心意顺服基督的灵,来对回宣教。想事奉的基督徒都应当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而不是蜷缩于自己的舒适特权之中,就如同主亲自所说,“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做多人的赎价”(马太福音20:28)。


2.04.3 - 针对教会和皈依者的迫害正不断增加

我们的时代正好也是伊斯兰复苏的时代,在回教国家的本土基督徒就感觉得到不断攀升的压力。在那里,许多基督教会挨过了无数次的迫害,至今仍有气息。今天,数以万计的基督徒从伊拉克,叙利亚,约旦,以色列,埃及和其他国家移民出来,因为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将来承受这些地方的伊斯兰影响而葬送了未来。每当有政治动乱,那些地方的基督徒就总是成为闹独立分裂的嫌疑对象。有些甚至直接受到打压。比如,1981年埃及的科普特人教会有8个主教和多达50个教士以及平信徒被关进大牢。1979年,同样数目的伊拉克基督徒被关进监狱。

我们也不能否认,有时确有基督徒参与到运动之中,比如黎巴嫩东部的基督徒就拿起了武器来捍卫自己信耶稣的自由,并且反抗二等公民的命运,这种事情在近1350年来,在近东都时有发生。

一个摩洛哥小堂会的长老在想到穆斯林对本土基督徒会有何打算时,说道,“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为教会受苦”。他自己就为主坐过6个月的牢。

其实大家可能都忘了,这些本土基督徒所成长的堂会,往往都是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基督教早期的,所以他们当然拥有合法权力在伊斯兰国家继续当基督徒。穆罕默德某种程度上也容忍了这些人,还称他们是,“按圣书生活的人”。然而对那些放弃伊斯兰教而改信耶稣者,穆氏就毫不留情。安拉的律法要求把他们治死,因为祂从不把之前归降祂的人放出来。

今天,成批聚集的信众和规模较小的地下教会在伊斯兰国家默默存在着。这归功于对自由世界的渴望多多少少渗透了东西方各国的穆斯林的思想。在许多情况下,家族还是能够容忍家里有人成为基督教会得一员的--虽然很不情愿。 也有极罕见的整个家族归主的情况。

但是,事实仍然如山,那就是伊斯兰教的国家机器和狂热派别依然会想要把这些耶稣基督的教会扼杀在萌芽阶段。现在伊斯兰教的势力日益增大,我们也该预见到未来的改信者只会有更危险的处境。如果连一直存在的本土堂会都遭受渐长的压力,那个人改信者只能有更糟的待遇。可能有长老来给他们重新归降伊斯兰的机会。但他们若不接受,政府就可能下格杀令。在埃及,这已经作为法律提案多次被上交国会审议,提出议案的人,目的就是要使之成为正式法。到目前为止,许多自由派穆斯林还是反对了这个提案—虽然古兰经明明做出了这种格杀勿论的规定。

约翰福音15:21 - 16:4中记载的耶稣发言,如今正越来越适用,“但他们因我的名要向你们行这一切的事,因为他们不认识那差我来的。我若没有来教训他们,他们就没有罪。但如今他们的罪无可推诿了。恨我的,也恨我的父。...人要把你们赶出会堂,并且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他们这样行,是因未曾认识父,也未曾认识我。”基督在扫罗往大马士革去的路上,没有问扫罗说,“你为何逼迫我的教会?”而是,“你为什么逼迫我?”这是要告慰所有从伊斯兰该信耶稣的信徒,一切因主受逼迫的,都不是单独受逼迫,而是有基督与他们一同受苦,赐给他忠诚的门徒们坚定的力量。

那个两千年前敌挡神独生子,钉他上十字架的灵,如今依旧在借伊斯兰教还魂。它如此憎恨和排斥那代罪而受死的羔羊,并敌挡一切因他称义的。一个虔诚的穆斯林或许会以为自己是在敬拜真神,并且是在用自己的一生荣耀祂。然而,透过基督,我们已经知道伊斯兰教的安拉根本不是神,而是属鬼魔的,催人误入歧途的灵,这灵强大到把当今六分之一的人类都辖制住了。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可以确定的是耶稣基督爱着所有穆斯林。我们的主,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赶出任何鬼魔。我们对所有穆斯林能够信主,也因此都有坚实的希望--因着耶稣的承诺“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翰福音8:36)

www.Grace-and-Truth.net

Page last modified on June 12, 2013, at 09:49 AM | powered by PmWiki (pmwiki-2.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