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Links
Contact
About us
Impressum
Site Map?


Afrikaans?
عربي
Bahasa Indones.
Deutsch
English
Français
Hausa/هَوُسَا
עברית
O‘zbek
Peul?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தமிழ்
Türkçe
Yorùbá
中文



Home (Old)
Content (Old)


Indonesian (Old)
English (Old)
German (Old)
Russian (Old)

Home -- Chinese -- 09. Comparisons -- 3.05 Requests for Protection Against Falling into Temptation
This page in: -- Afrikaans? -- Arabic? -- Armenian? -- Azeri? -- Bulgarian? -- Cebuano? -- CHINESE -- English -- Farsi? -- French -- German? -- Gujarati? -- Hebrew? -- Indonesian? -- Norwegian? -- Polish? -- Russian -- Serbian? -- Spanish? -- Tamil? -- Turkish? -- Uzbek -- Yiddish? -- Yoruba?

Previous part -- Next part

09.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对比系列
Comparisosns 3 - 迷误者的祷告

3.05 - 受保守不落入试探的祷告



3.05.1 - “求你引领我们(走)正路”

穆斯林的注意力在深层意识中被引到伟大真主和祂的末日审判上面来。他要作为奴隶去侍奉的,正是安拉,他寄望于得到永世的回报,也在于安拉。穆斯林就指望着得到祂的帮助,有个通达的人生,而所谓通达就包括了守住所有伊斯兰教的清规戒律。他呼求安拉引领他每天都把伊斯兰法守到每一个标点。然而他却不认为自己有罪,或是本性有什么邪恶。他相信作一个穆斯林就是行走正路,而安拉也会按着他的身份接纳他。他还多求一件让自己安心的事,就是自己能识别唯一的真道,还要有智慧去走它。

法谛海哈中的“路”这个词在阿拉伯语中是原本没有的。这个词的词根最有可能是来源于拉丁文,意指途径近东而通向罗马的鹅卵石大道。这些道路宽敞舒适,便于旅行。普通的轻型马车可以在上面疾驰如飞--这着实比沙漠里一步一拖的骆驼队好多了。所以一种“通途”,就是那宽敞、笔直而且舒服,直通乐园的通天大道,就是穆罕默德理想中的正路。

穆罕默德对基督所言陡峭的窄路,就是那引向救恩的道路,是一无所知的。他也不知道引向灭亡和永罚的道路,恰恰是又宽敞又舒适的。一个明显事实,就是穆氏对于在性的方面需要制服自己,大概是知之甚少的。他自己有13个合法妻子,还有好几个妾。他也压根没听过“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他所创的就是这样一个允许下属在私生活中放纵的宗教。要是一个妻妾成群的异教徒想作穆斯林,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因为伊斯兰教也将这种特权应允了他。而在圣战中大肆掳掠战利品的,也相信自己作为安拉得胜的党羽,是在收获安拉的祝福。

对于穆斯林来说,唯一的真道就是伊斯兰教,而在此教中,所谓“正路”就是沙里亚法了。生活中没有哪一方面被这种明文的神本系统给包括在内:礼拜和家庭生活,遗产继承等财务事宜,奴隶的买卖,战争中的权利分割,与信徒抑或非信徒签合同,不一而足。每件事都按穆罕默德的圣训和律例加以精确管制。在这些实用法规的条条框框内虔诚生活,就在今生和来世都有通达的人生了。

然而,说穆斯林只要信守伊斯兰法,就能直通天上的乐园,这恐怕是您能听到的最大的自相矛盾了。没有人能够完完全全地守住律法。没有哪怕一个穆斯林将自己的信仰告白了足够多次,按规定祷告了足够多次,或者每次都坚定禁食,或者完全诚实地算清了自己的宗教税。在家庭生活中,在与其他穆斯林相处时,人人都会犯些错误。律法在此就不能救穆斯林了,而是无情地审判着他。那无数穆斯林视作生活基石的沙里亚法就要审判他们,送他们直入火狱。因此这个教条错得不能再错了。

因此穆斯林实际上有必要这么祷告:“主啊,求你引领我们走正路吧,”这是因为连穆罕默德也不敢说,自己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他自己承认过三次,他需要求真主饶恕。因此,每个穆斯林都仍然有这样的需要,就是找到基督的道路。这基督赐给每个悔改的信徒永存的赦免,又以自己的本性滋养他们。


3.05.2 - “你所襄助者的路”

法谛海哈中描述的真主的正路,就好像那些事奉真主或者为真主打仗的人的“高速公路”。“恩典”这个在新约里成为主干的说法,在这里虽然也能找到,但概念就完全不同。

恩典这个词,在阿拉伯语之中的的定义是“过上一个受祝福,舒适,安逸的美善生活”。圣经里的约伯就是这样的范例。约伯经过了信仰的严峻试炼,忍受了各种苦难煎熬之后,神就医治了他,又赐给他比原先更多的房屋,更大的牧群,更多的子女。约伯就因着自己的虔诚沐浴在神所赐的恩之中。在伊斯兰教中,信心的回报就是从今生到来世的赏赐。只要你坚持为信仰作见证,每天祷告5次,在斋月里每天守斋戒,那就在今生和来世都有大大的祝福了。不过要是您不幸是个穷人,或者耳聋,或者膝下无子,或者受到逼迫,遭遇苦难,那对不起,您显然是背弃了伊斯兰教法的正路,生活在了安拉的震怒之中。

穆斯林每天17次做出如下祷告:“真主啊,求你引领我们走正路,就是你所襄助者的路。”他这样说,意思就是希望自己的基本方向是对的,也单单只求安拉的帮助,使自己保持警惕,这样就能持定完全的祝福,稳稳当当地进入乐园享福。伊斯兰教对穆斯林给出的,是一种带来安全感的“人寿保险”,能保穆斯林今生来世,遇到凡事都安安全全。穆斯林就得小心不要违反了这“保险单”的条款和禁戒。因此他铁定会要维护伊斯兰教,毕竟这攸关他的性命平安。


3.05.3 - “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

法谛海哈有意识地引穆斯林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这句话就意在催促他对安拉不住祷告,求安拉保护他不受任何出格行径的诱惑,好保护他不受永生的真主的怒气和火狱的火。穆斯林祷告的重点尤其在于求安拉保护他们免受宗教上的欺骗,因为这种诱骗会引他们到达火狱的最深处,在那里真主的震怒不可止息,难解的饥渴也是他要受的酷刑。

法谛海哈的最后两句求告就这样由虔诚的穆斯林口中发出,寄望于安拉保守他们免于有意无意的信仰倒退。这个双管齐下的祷告就是为着击败所有负面影响,好让信徒能够不受干扰奋勇直前。

古兰经的释经学者,比如哲拉莱尼(al-Jalalayn)和其他有影响力的学者满有信心地对这两句求告做出注解。根据他们的理解,真主震怒的对象即是犹太人,因为他们领受了十诫却不遵守。主与他们立约而他们却撕毁了这约。根据古兰经,犹太人受到引导进入了应许之地,然而却转向了他神。穆斯林就说真主的震怒就是因此降临在他们头上。所以后来他们从应许之地被赶了出来,又在世界各国都受仇视逼迫,并且不到报应日,不会得安息。有些穆斯林甚至声称,如今是真主领以色列人聚集到巴勒斯坦,好让回教国家一齐完成真主神圣的惩罚,把犹太人连带以色列国都灭尽。根据伊斯兰教信仰,旧约的民以色列人日夜活在永生判官那持续不断的震怒之下,也就成了法谛海哈中的“受遣怒者”。

但是所谓迷误者又是谁呢?伊斯兰教说,迷误者就是基督徒。最好的证据就是那篇主祷文,也就是穆斯林口中的“迷误者的祷告”。基督徒竟敢管上帝叫“我们的父”,还声称神有个血肉之躯的儿子,还说圣灵也住在他们中间。在穆斯林眼中,这种三重的亵渎是永不能得赦免的(古兰经·仪姆兰的家属3:116)。穆斯林想到这个祷告所代表的试探,就直打冷战。他们说:“谁相信三位一体,谁就违反了十诫的第一诫‘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埃及记20:3)。”犯了这项重罪的就等于是直接与伊斯兰教的认信相对抗了。穆斯林想,既然犹太人只是从摩西那里领受了律法后不顺从,就这样被真主的烈怒追赶和惩罚,那基督徒岂不是要更惨了,他们要承担的命运如同在酷热的沙漠中一点点渴死一样。他们也会被永世罚入地狱,苦苦寻觅真理与救赎却怎么也找不着。

辅导过穆斯林的人就有这样的经验:他们会为法谛海哈中的最后两个求告而震惊。穆斯林像这么祷告一天17次的时候,他们就仿佛是故意要逐步刚硬自己的心一般。穆斯林乞求安拉不要带他们进入摩西的律法引导出来的那条遣怒者之路,又求安拉不要带自己进入基督徒迷误的“邪说”之中。这样的祷告带来的结果,就是他们无视掉一切对罪的察觉;他们先唾弃掉十诫,又求安拉保护他们不受所谓神爱子--耶稣和他的血及其权能的影响。一个模范穆斯林会教孩子说基督徒信的是三个神,而其中一个竟然还被钉上了十字架。因此他警告孩子不要信这种谎言,以免下地狱。

法谛海哈就不单是伊斯兰教最主要的祷词,更是敌挡基督救恩,使自己的心更加刚硬的有效药剂。这初看像是自自然然的虔诚的祷告实际上就成了反基督的祷告。古兰经只用了第一卷书,就把成群地穆斯林挡在了基督为所有人赢得的永恒生命之外。

法谛海哈和主祷文的对比让我们看出,光是有祈祷,有禁食,有宗教虔诚是不能完成对一个人的拯救的。我们这些富国里已经厌倦了祷告的居民就很可能觉得发展中国家那些多姿多彩而又精雕细琢的虔诚宗教很迷人。然而,我们不应该无视宗教的一个共通事实,就是最终它们都作为反基督的势力,敌挡神爱子的被钉,同时又把自己的教徒在因行为称义的道路上牢牢抓住。宗教会激起人们去认定:人能够通过自身的成就,顺服和自我牺牲等等的外在行为赚得永生。最终,基督白白赐下的救恩就被宗教算成一个严重的误差,需要予以坚决抵制。所有不以基督为中心的宗教都是如此扎根于需要遵守的律法之上。只有基督献给我们的恩典是白白的,无价的,却又是丰盛的,预备给每个愿意相信他的人。伊斯兰教对基督福音的抵抗总结到根本上,就是在这个问题上的敌挡。


3.05.4 -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

读过雅各书的基督徒都可以认识到,人被试探,都不是被神所试探,而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雅各书1:13)。当耶稣教我们求天父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时,他所指的就是使他的跟从者成圣,就是那些已经从自己的罪中得了赦免的人。每个人都有些性格毛病,特别的罪和恶习,如果我们仔细检查,就会发现这些都是不可忽视的缺陷,且都意味着反上帝的属灵权势及其厉害的捆绑。

我们在这受保守不被试探的祷告中,恳求我们的天父保护我们不要放纵肉体的情欲。我们乞求祂教会我们,训练我们遵守纪律,也帮助我们靠祂爱的能力胜过试探,这样我们就不至于离弃神,而是能够勇往直前地靠祂供应的力量而活。从耶稣基督的宝血中赐下的赦罪的恩已经洗净了我们。这是从神爱子那里靠着信心得来的洁净和称义,再没有比这更圣洁的了。我们就该紧紧抓住这救恩,让圣灵所结的果子长成,并且尽一切努力不让我们天父的名蒙羞。

耶稣被引到沙漠里去,代我们受试探。魔鬼撒旦并没有立即去找他对质,而是等他禁食祷告了40天以后才来。虽然这试探者也公开称耶稣是神的儿子,它却质疑耶稣神性的真实。它用这种质疑当做跳板引诱耶稣把拯救世人当做是给他们面包而已,而不是要上十字架去殉难。在这个事件里,我们认识到宗教行为既不能拯救一个人,也不能保全他。魔鬼撒旦专爱瞄准宗教人士,引诱他们凭借一己之力守住教规,同时又一边煽动他们的私欲,一边编织他们对救恩的怀疑。它最先要做的就是动摇我们对天父的信心,这种伎俩他早已用在了我们的始祖亚当夏娃身上。这一步骤成功了以后,叫人们逐渐从神那里开倒车就很容易了,它就逐渐兴起人内心的挣扎动乱,直至掀起故意的不顺服。耶稣自愿受到这些我们所受的试探并保持了他的得胜。我们需要常在他里面,而不是从神的恩典中哪怕脱落一秒钟。这样,我们才不会从他永恒的爱中堕落。

假如我们生命中还有些故意偏行出来的过犯,性格缺陷和生命中时常爱犯的习惯之罪,在不时阻挡我们受神的灵引导,那这些试探的来源必须被我们自愿根除。耶稣这句话对信徒可不是白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太福音16:24;路加福音9:23)竭力留在神的恩典之中就意味着深重的属灵挣扎。我们的敌人不是他人,好像伊斯兰教要求的圣战那样。我们一直以来的敌人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应当抵抗住自己内心逐渐升高的诱惑之音,逃到耶稣那里去在他鼓舞的真光中审判自己。若我们谦卑地求告天父,祂就会坚定我们不落入试探当中。祂绝不会允许我们径直冲入灭亡之中,因为谁也不能从天父手中把我们夺去(约翰福音10:29)。天父的恩典在每个(承认自己)破碎的信徒身上常常得胜。


3.05.5 - “救我们脱离凶恶”(英文直译为“救我们脱离恶者”)

人人都应该清楚一点,就是没有哪一个人会比撒旦更聪明强悍。凭借自己的势力,没人能认清和胜过魔鬼。它的能力是大的,它又诡诈无比,被称为所有撒谎之人的父。这就是为何耶稣要在此教我们向天父呼救,求祂救我们脱离魔鬼这试探者的诡计和权势。神的儿女在得到基督的救赎之后,尤其需要这保护和救助。那些积极事奉基督,又遭到过真实的逼迫的人,就知道这句呼救“父啊,救我吧”意味着什么了。

令人遗憾的是,如今许多人已经不把魔鬼当回事了,直接漠视了它。实际上,如今通灵学的疯狂流行使得我们有理由确信,对传统信仰掐头去尾的时代正逐步到来。这种潮流正越发变得危险--越来越多的人们寻求通灵和与死灵对话的经验。电视就成了在大众眼前公开传播这些东西的媒介。我们应当保持清醒警觉,这样才不会被那恶者真实的势力所胜过。圣经清楚地教导我们说,全世界都卧在了那恶者手下(约翰一书5:19)。复活的耶稣指示保罗去让人们的眼睛得开,这样他们就得以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旦权下归向神(使徒行传26:15-18)。任何人不理这些见证,说魔鬼撒旦和地狱不存在的,都是幼稚肤浅且不顺服神的道的。

撒旦说的谎言听起来头头是道,但实际上却是在洗人的脑,叫他们在属灵的事上又呆又盲。人本主义坚称人本性善良,且人最根本的需要就是得到良好教育和良好发展。这种宣称就使得向神回转和得到重生变为多余了。各种宗教和异端崇拜教人相信,多积善行,多多献祭,就能自救。然而这种教导也使这些教徒敌挡单单靠信基督而得救的真理。东西方各国的唯物主义虚构出一幅圆满繁荣的乌托邦生活图景,许诺在地上实现极乐社会;然而唯物主义直接否认了灵魂的存在,自然也就否定了灵魂对神的渴求。更有甚者,就是那些或伪装起来,或直白传教的神秘主义往往就将唯物主义和各种属魔鬼权势的“属灵医治”,“神迹奇事”和五光十色的花样和捆绑结合起来。当今时代对圣父,圣子,圣灵的拒绝和对三一真神的信徒的逼迫,就是这个世代处于魔鬼的辖制之下的明证。

我们如何才有可能逃脱或胜过这些属鬼魔的权势,从前所未有的脱离基督救恩的试探之中得救呢?圣经175次告诉我们,新约的信徒“活在基督里”,就好像活在一个避难所中一样。他们已经被送到得保守的领域,并且不单罪得白白赦免,也不单人格的缺陷在成圣的恩典中被胜过,而且也会知道神就是能够保守他们的坚固城寨。若有人信耶稣,他就在父里面,在子里面,在圣灵里面得到永存的保全(原文作“得以成全”,译者按)(马太福音18:19;约翰福音17:21-23)。

有个非洲裔传道人把这得重生后的基督徒的奥秘用一个故事讲给孩子们听。他对他们说:“我独自走在草原上,突然听到背后一声怪响,回头只见一头黝黑的水牛朝我直冲过来。我没命地跑。水牛也追着我跑,逐渐追上了我。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它离我的背脊近在咫尺,我连它的喘息都听得一清二楚。那时,我突然看见一口巨大的木箱子向我迎面敞开。我奋力一跃,跳了进去。还在半空中时,我就注意到在大箱子里还有个铁皮箱子;铁皮箱子里还有个箱子。实际上我落进了中间的第三个箱子,就是最里面的那个。当巨兽撞上最外面那个箱子,一边吼叫一边疯狂甩动牛角时,我根本没感觉到它。我得了救,而且还是三重保险。”然后这传道人说,“同理,在属灵上讲,我们通过洗礼,被移植到了圣父,圣子,圣灵的三重保险中。这样,仇敌就奈何不了我们。”

没有哪个人可以从撒旦那里救出或保守自己。没人能从自己的罪的泥潭中把自己拉出来,也无法脱离鬼魔的捆锁。要得救,每个人都需要一位在神的公义磐石上刚强而立的救主。然而,我们的呼救必须大声而且清楚:“父啊,救我吧!”毕竟,神不会把救恩强加于任何人。想要对耶稣有信心,我们就必须与所有宗教,意识形态,人本主义,唯物主义和神秘主义断绝关系。对神爱子的信心意味着对天父赐给我们的独一救主完全的和自愿的委身。其实,即便在我们向天父求救,求脱离魔鬼以前,那胜过罪,胜过死亡和一切邪恶权柄的得胜者就已经站在我们身边了。这是多大的宽慰啊!无论是谁,只要完全信靠耶稣,将自己永远委身于他,就会经历到他的权柄,完完全全地得到保守直到永世了。

问题就是,许多基督徒都想过在基督里和世界里的双重生活。这其实是不可能的。没人能只把一只腿踏进车里,而一只腿还踏在车外,就把车子发动起来开着走。这么开车会把他撕成几瓣儿。对于不愿完全活在基督里的基督徒,情况也是一样的。你可以完全在基督里,或者完全在世界里,但总不能两者兼得。

主祷文的最后一词落在了“凶恶”(恶者)上面。耶稣不单在主祷文里揭示了神的全新的,独特的名(我们在天的父),还把魔鬼也曝光出来,让大家知道它的真实身份。撒旦是恶的最初源泉,它是完全的邪恶,也是所有败坏的源头,挑起对神的反叛的诱惑者,也是让人类从与创造主的关系中堕落的诱骗者。它自己想要在人们心中顶替真神。它也想要整个世界去拜它,巴望于它,单单事奉它。它想要我们成为没有神的邪恶存在--就像它自己一样。耶稣在旷野受试探时,给了撒旦最后一次悔改的机会,清楚地命令它,“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祂。”然而撒旦并没有俯伏在神爱子的跟前;它拒绝向神的道成肉身--基督低头。它也不愿把自己顺从在圣父,圣子,圣灵之下。它最终选择了继续自己的反叛,然后逃走了。

在受它试探时,耶稣拒绝了荣华富贵,属于这个世界的权柄和荣耀,而选择了替代我们接受神的审判,被挂在受难的十字架上承担我们的罪。他决意要使人类与自己的天父和好,用自己的殉难使我们罪的工价--也就是审判从我们身上移开。他的谦卑,柔和和顺服胜过了恶者。耶稣对天父的信心和爱,还有他真实的盼望,即使在十字架上的最后时刻,天父为了我们转脸不理他时,也没有一丝动摇。耶稣爱自己的仇敌们,又为他们祷告,紧紧抓住那眼不能见的天父的信实,因此一直胜过了撒旦。因着这个事实,我们也不必怕那恶者。耶稣,这位得胜的主,就站在我们一边。我们在他的庇护之下。

如果我们把主祷文看成一个整体,我们就会看到所有的求告都处在“我们的天父”和“恶者”这两个名字中间。这如同一缕亮光照着我们人类的处境:我们就活在这善与恶的不断角力之中。我们恰恰在两股相反力量拉扯的中心。那么,我们会允许自己听从哪方的指引呢?我们追求的又是哪方呢?基督在召唤着你,温柔地吸引你转向天父。但他也在等待你的回应。这是他对你永恒的爱,你愿意做出回应吗?

www.Grace-and-Truth.net

Page last modified on June 12, 2013, at 10:05 AM | powered by PmWiki (pmwiki-2.2.50)